>

你接触天然奇石多少年了,大家与天然奇石之间

家住印江自治县合水镇坪峨村田上组的田彪是一位奇石 搬运工 。中秋节期间,记者无意间来到他家,刚刚走进门前的院子里,就看到院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石头;跨进堂屋大门,堂屋里也堆满了刚从村寨前的小溪里捡回来的石头。有的光滑如鸟蛋,有的凹凸如榴莲,有的石头上有图案,看上去貌似一只狗、白虎、猴子、美女、月亮……

问:大家与天然奇石之间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问:你接触天然奇石多少年了?

第一次看见卖石头的,是二十年前。
  那时我在一个叫古城的村子里当老师。县志记载战国时期这里是长城要隘广武城的城址,我在时已经丝毫看不出昔日的辉煌,只有西边存留着一段坍塌的土城墙显示这里似乎重要过。
  学校正南有座不知道哪个朝代修建的老戏台,栈板里住了燕子和蝙蝠,每到黄昏时分,成群的燕子啾啾叫着在天空飞舞,而快立夏时,总有些小蝙蝠掉到戏台上,成为学生们的玩物。戏台两旁有两幢后来盖的二层高的楼房,东边是办公室,西边是老师们的宿舍。每天晚上从办公室穿过黑乎乎的戏台往宿舍走时,感觉自己像舞台上咿咿呀呀的历史人物。梦中经常会出现屋梁上行走的声音,醒来老鼠在角落里磨牙、咬东西。
  那时到处都是石头,路边、田地旁、河床里、山上面,有时吃饭不小心就被石子硌一下,邻村两帮孩子打架,有一个被石头打在太阳穴上,送到医院没有抢救过来。石头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
  有一天,村里终于要唱戏了,而且连唱三天。学生们星期五就放了假。
  操场的白杨树前摆满了摊子,卖棉花糖的、卖花的、卖瓜子的、卖碗托的、卖糖葫芦的、卖床单被罩的、卖洗锅用的钢丝球的、变魔术的、套红蓝铅笔的、打气枪的……热闹极了。在这堆人里面,有个人卖石头,一下吸引了我的注意。他长得黑瘦,穿着蓝色带条纹的西服,里面是件红秋衣,留着长头发,大概多日没洗,头油把头发黏得一缕一缕地贴在脑袋上。他的摊子小得可怜,只有一张旧报纸,上面摆着几块石头。当时戏台上正在唱《杨八姐游春》中的一段,“我要一两星星二两月,三两清风四两云,五两火苗六两气,七两黑烟八两琴音。”
  我蹲下来翻弄这些石头时,正唱到“雪花儿晒干我要二斤”。真是些奇怪而漂亮的石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色彩斑斓,又光又硬,有的形状像猪肝,有的像乌龟,有的像层层叠叠的山峰,有块色泽金黄,比手掌大点儿,逼真得简直就是孙悟空。
  卖石头的人看见我感兴趣,蹲下来问:“你喜欢石头?”我问:“这是哪儿的石头?”卖石头的人回答:“内蒙阿拉善的。”我指着那块像孙悟空的说:“这块石头真像孙悟空!”他得意地笑了,骄傲地说:“这块石头在全国奇石展上获过金奖,有人出八百元我没卖。”我吸了口凉气,不敢再问其他石头的价钱。
  离开这个摊子很远,心里还有点儿恋恋不舍,便从别的地方绕到一旁,悄悄地打量。可是,除了我之外,似乎再没有人对石头感兴趣,许久都没有人在这个摊子前停驻,卖石头的人挤在做其他生意的人中间,异常孤独。
  戏台上的戏文变了,咿咿呀呀听不懂。我的几个学生在人群里闹腾,有个女生跑过发现我,指着一位男生大喊着,“汪老师,他欺负我!”那个捉弄他的男生跑过来问:“汪老师看戏?”我指了指那个卖石头的人问:“你认识他吗?”“王二?认识,我们村后街的。”另一个男生正好也凑过来,补了句“是个耍钱鬼”。先说话的男生说:“王二被骗了好多钱,前几年跑了,刚回来没多久。”“不是被骗的……”戏文又变了,卖石头的人粘在头上的长头发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再来学校时,校门口有户人家正在砌地基,三轮车拉着斗大的青石头往下卸,我问旁边抽烟的男主人,“一车石头多少钱?”“五十。”想起那块八百块的孙悟空,我吐了吐舌头。
  从那之后,我常常想起那些石头。有一天与一位本村的老师聊起王二与那些石头,他爽快地说:“还不知道王二卖石头?我带你去他家看看。”
  一进王二家院子,首先感到恓惶。半亩大的院子只盖了三间南房,正面的空地上起了几间地基,却没有再往起盖,我想,学生们说他赌博输了钱大概是真的。院子中间没有像一般人家那样种些蔬菜、果树,而是种了几棵葫芦,大概是奇异的品种,没有长熟,个头却已经有一尺大。
  王二领着我们去了他放石头的屋子。刚一进去,像走在戏台上,感觉空荡荡的,然后看见地上堆着几麻袋石头,还放着几只发黄的大葫芦。我走到那些石头跟前,都是和他那天在戏场院卖的一样的石头,欢喜涌上来。然而蹲在这些石头前待了半天,却不敢问价钱,怕太贵自己难堪。这时同行的老师说了,“王二,这是咱们学校的汪老师,你给他便宜点儿。”王二腼腆地笑着说:“没问题,汪老师你放心挑吧。”我便拿起那天看到的那块像猪肝的石头问:“这块多少钱?”王二说:“你给十块钱就行了。”我有些错愕,没想到这么便宜,便又挑了那块像乌龟的,还有块像小山的。总共下来花了三四十元,临走的时候,王二又送了我一块。他说:“汪老师喜欢石头,以后没事儿可以经常过来。”我点点头。同行的老师说:“汪老师平时就住在学校里,有时间。”王二笑着说:“那常来啊。”
  回去之后,把这几块石头擦拭干净,摆在桌子上,越看越兴奋,它们带来种远方别样的气息。兴奋之余睡不着,听见老鼠又在咬东西,便抓起本苏东坡诗集,随手一翻,看到“突兀隘空虚,他山总不如。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顿时有种莫名的伤感,于是穿上衣服,来到戏台上。这时整个校园里的灯火都熄灭了,戏台隐藏在黑暗中,偶尔有种奇怪的声音响一下,像睡不踏实的老人。我隐藏在黑暗的戏台上,像没有观众的主角。下面的操场被月光染得一片雪白,远处是灿烂的星空,“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补天余”,我用脚尖一笔一划写这几个字。
  和王二慢慢熟了。他果然是赌博输了钱,还不起债,跑到了内蒙。但王二没有跟我讲怎样输的钱,他只是给我讲到了在内蒙给朋友割草。有一天,割着割着,发现地里有些漂亮的石头和自己平时见到的不一样,便拾了些带回去。当地的朋友看到他拾回的石头发笑,说附近有座山,山上都是这种石头。王二第二天就去了,果然到处都是这样的石头,千奇百怪,什么形状的都有。王二捡啊捡啊,很快捡了一蛇皮袋子,却弄不动,只好倒掉一半才扛回去。
  回去之后王二带了一些石头到城里,居然有人买,于是王二不割草了,专门拾石头。我听着王二的故事入了迷,便想着自己也去拾。王二却说:“现在的好石头很难拾到了,山也被当地人承包了,不能随便去拾。”我有些失望,问王二:“你欠的钱还清了吗?”“快了。”王二呵呵笑。
  我跟着王二加入省奇石协会,还去太原参观了全国的奇石展,大开了眼界,明白石头和石头完全不一样。有的比黄金和珠宝都珍贵,有的扔到路边也没人拾。一块普通奇石,没有发现它的好之前无人问津,而要是有人能看出它的好来,身价马上倍增。王二在这些人中间很是自如,他经常拿起一块石头说,“看这像不像一匹马,这儿是眼睛,这儿是嘴巴,四条腿是全的,还有条尾巴,你看出来没有?”“这块像只鸟”“这块是狗熊”,说这话时,他眼睛里放射着精光,落魄的样子一扫而光。关键是他一说,还真有那么几分像。他摆的摊子前不断有人围上来,不长时间就卖了几块石头。这时望着他的红秋衣与蓝西服,觉得有种艺术范儿。
  我在其他摊位上转悠,看上几块都太贵。转着来到旁边的旧货市场上,发现一套崭新的汝龙翻译的《契诃夫小说集》,一本才五块钱,花了三十五元买下这套书,望着封面上戴夹鼻眼镜的契诃夫,特别亲切、舒服。
  回来之后,王二在我心中的印象变了,他不再是头发油腻赌钱输了的农民王二,而是奇石收藏家。
  我又从王二那儿买了几块石头,与先前买的几块摆在一起。平淡的生活中有了“山”,有了“水”,有了些“可爱的动物”,与以前似乎不一样了。读着契诃夫年谱,知道二十几岁也可以成为舞台的主角。
  我除了去王二家,假期也去山上和河床捡石头,可是我们这里的山都是青色的石头山,又不是常年刮大风,形不成内蒙那种风砾石、沙漠漆、宝石光。河床里也经常没有水,石头干巴巴的,连块比较圆的鹅卵石都找不到。只有一次,我找到块荞面石,背后看像山,正面看像弥勒佛,带回家想加工一下,使它看起来更像佛,便给它刻了两只眼睛、一张嘴巴,没想到石头却没有以前的味道了。
  慢慢断了找石头的念头,周围也只有王二一个能交流石头的人,我便把心思花到读书上,只要出门就把钱都买了书。
  忽然来了调动工作的机会,就离开了古城。
  后来工作又调动几次,好不容易到了省城太原。
  隔几年搬一次家,从王二那儿买来的那些石头被搁在老家的一堆旧物当中,时间长了竟忘记具体放哪儿了。
  每换一个地方,几乎都要从头开始,先是兴奋,很快兴奋就会过去,然后焦虑,焦虑又逼得自己不得不全身心去努力。故乡离我越来越远,王二从我的记忆中仿佛已经彻底褪去。偶尔想起那座空荡荡的戏台、飞舞的燕子、掉在地上的蝙蝠,最后留下几摊稀黄的屎,故乡更加寂寥空旷。
  周末去南宫旧货市场淘书,成了我的一大爱好。有一次,在一堆旧物中居然发现了抗战时期日本人发行的《山西风景》明信片,有一张是以三浦骏辅画的水彩画——“太原城外濠”为内容的,两座城楼、一段护城河,还有截儿旧城墙。我想起了古城的城墙,城砖没有了,应该收集一抔城墙夯土带回来,否则,若干年后,恐怕也只能在文字和照片里想像了。
  有个周末,在一排卖古董旧货的摊子中间,竟然遇到了王二。他还是黑瘦,长头发。已经老花,戴上了眼镜,人显得更加腼腆。他看到我非常高兴,聊了几句,王二知道我来了太原之后,说他也来太原了,边说边掏出一张名片,说他在开化寺古玩城有个门店,让我有空去玩。我接过名片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王二竟然在太原开了门店。
  打量他的摊子,卖的主要还是内蒙石,但好像不如当年那些漂亮了,也许是我在钢筋水泥里待得久,又多年没有玩石头,兴趣竟不大了。想起当年的那个孙悟空,便随口问道:“你当年的那个孙悟空呢?”王二愣了一下,显然没有立刻想起我说的是哪块石头。在他回想的时候,那块像孙悟空的石头清晰地出现在我脑海里,我说:“就是你获了金奖的那块石头。”“哦,早卖了,只卖了八百,要是留到现在……”王二有些遗憾。我也有些遗憾,还是八百卖了。
  以后在南宫就经常遇到王二,我只是简单打个招呼,可是王二每次都特别热情,拉过他的椅子让我坐,还把他喜欢的石头拿起来让我欣赏。可是他说的像这像那的石头我竟不像当年一眼就能看出像啥来,而且在旁边坐半天,经常见不到一个买主,感觉难受。于是慢慢地不想打招呼了,看见他就远远地绕过去。他在开化寺的奇石店我一次也没有去过。后来连续有几个星期在南宫没有见到王二,他是回县里老家了,还是去内蒙寻石头去了?
  每当夹着淘来的旧书在城市里穿梭时,看到到处都在尘土飞扬地施工。来这座城市六七年了,从来的第一年起,它就到处在施工,从来没有消停过,这几年愈演愈烈。我想自己一直融入不到城市里的原因也许就是它一直在变化,而我的生活六七年间并没有多大变化。这时我奇怪地发现,这么多工程,几乎没有用石头的,都是钢筋、水泥、混凝土,偶尔见到几块石头,都庞大无比,那块漂亮的泰山石在省委大院门口,有警卫站岗。还有的不是在高档小区门口,就是在公园里,我忽然怀念起当初摆在家里的那几块小石头。
  有一天逛南宫,看到两块小石头对摆着像两个人,其中一个大袖飘飘、器宇轩昂,另一个把头深深扎下去,折服的样子,不由眼前一亮。卖石头的是位老人。我问:“这两块石头多少钱?”老人回答:“二百。”我问:“能便宜点儿吗?”老人回答:“不能了,这是我玩过的石头,你看底座都配好了,还是红木的。我现在不玩了才处理,二百是底价。”没想到旁边突然伸出一双手,把石头捧起来说:“一百五,我作主了,这是我老乡。”是王二,我竟然没有发现他。我晕晕乎乎地把石头买下,不知道一百五是多还是少,毕竟以前买过的石头一块才十块、二十块。老人问王二:“真的是你老乡?”王二回答:“怎么不是?好多年前他是我们村的老师。”我忙用方言和王二聊了几句,建议他把自己的石头也配上底座,摆到架子上,那样既上档次又好看。王二嘿嘿一笑,说他这段时间去湖南参加石展去了。
  把石头放到书架上,品味半天,想起个名字——授道,马上觉得一百五花得太值了,还拍了几张照片。
  又一个星期天,在南宫遇到王二,他还是穿着蓝西服。奇怪,自从见到王二,他仿佛一年四季都穿着蓝西服。记得看过部电影,里面有个科学怪人,买的衣服都是一模一样的西服,每次出门换一件,别人看起来一模一样。王二不可能像他那样买十件、二十件一样的西服。
  我停下来,王二和我聊起上周刚买的那两块石头。他奇怪地问我:“那两块石头你看出啥来了?它们的皮色很一般,样子也普通。”王二的话音里带着些责备和不理解。
  我因为没有买王二的石头,却买了别人的石头,有些不好意思,便掏出手机来让王二看我拍的照片,解释道:“它们像孔子和弟子。”

田彪告诉记者,他爱好捡石头已经有很多年了,已由最初能够赚钱的心态转变为乐趣了,而且每每沉浸在石头世界,都让人感到奇特的宁静、放松。目前为止,他捡到的石头已经有近千块,都是即将销售至德江、贵阳等地。 在外面打工好好的,为什么就想到捡起石头来了? 面对记者的提问,田彪讲起了捡石头的往事。

3522vip 1

3522vip 2

2010年1月20日,田彪携着妻儿从广东惠州回到家中,与父母热闹闹的过个大年。本想着过年的大年就外出打工的他,在一日闲着没事,就走出房门到二叔家玩。 德江那边有好多人在到处收集石头,一块巴掌大的石头能卖五六千呢。 正走到自家房子右则的公共过道时,听见四五个寨上的人在闲聊。 巴掌大的石头,就能买五六千,不会哦? 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他,几个箭步围拢了上去,听个究竟。 石头要让人看了,感觉到一个字‘奇’,就能卖得好价钱。 常年在德江县做生意的田发明向众人介绍,看起来一般的石头到处都有,也就卖不出钱,石头上要具有像狗啊、猫啊的图案,再者就是要形状让人看了要有想象,石头大小不论。 在外面进厂,一个月才四千多的工资,而且还夜夜加班,没有假期的干。几年下来,四个荷包还是一样重,没存到钱。一块石头能卖五六千,我们寨子前不是有一条从梵净山流出来的溪河吗,没有事的时候,到河里走走,说不定就能……

2013年的夏天,错过了一块可能卖10万元的奇石。想起这件事,至今还感到后悔和遗憾。

2013年7月的一天,虽然是夏季,但毒辣辣的太阳躲进了云层里,感觉并不太热。想起了刚发过水的独树河,和河水里随着水花唱歌的一块块各具特色的奇石,顿觉六神无主,匆匆忙完手中的工作后,便驱车直奔宽阔的独树河。

一场大水,把独树河冲刷得干干净净,圆滑的石头不见丁点污泥,细白的河沙在水中翻滚着流动,脚下的一块块鹅卵石按摩着舒服的穴位,身边一块块色彩斑斓的奇石挑逗着我敏感的思维,不时停下脚步仔细端详,因始终抱着宁缺毋滥的赏石概念,放生了一块块原本妙趣横生的画面石。

突然,一团绿色闪入眼帘,毛孔开始扩展开来。近前细看,原来是自己想得得不到的茶叶石。其成椭圆形,块头比较大,大概有150多斤,灰褐色的石体上,密密麻麻地点缀着绿色茶叶形的纹饰,或交织成一团,或单独呈现,叶子有卷曲的,也有舒展开的,如春茶的萌动,生动逼真。因为自己喜欢茶,一直想得到一块心仪的茶叶石,这岂不天送石缘。

因石头太大,我一个人无法运到车上,只好把此石滚到一个沙坑里,然后用几块石头掩盖。石头虽然没有运回家,但感觉早晚都是自己的,因此返程的路上是愉快的。

在煎熬中期待周末的到来。然而周五的晚上突然电闪雷鸣,接着就是一夜的瓢泼大雨。我的心随着雨水揪紧了一夜。待天放晴时,立马赶到了埋藏石头的地方,眼前是白茫茫、哗哗响的河水。我的那块茶叶石因河水改道,早已不知去向,尽管心不甘顺着河水找了几公里,期待中的奇迹还是没有出现。

就如今的奇石行情,此石若不被大水冲走,少说也值十万元,失之实在可惜。至今想起这块茶叶石,仍然耿耿于怀,后悔莫及。

我在前年的一个夏天,在湖滨散步,当时湖水比较浅,湖里为了修栈道,水位不是很高,露出了沙滩,我在沙滩里慢慢的走着,突然间看到一个奇怪的小石头,捡起来一看,像是动物的牙齿化石,我把它洗干净,带回了家,慢慢的欣赏着,觉得很有意思。

从此以后,在休闲的时候。,我就到附近的河里,去捡石头,有时也会到开发区的工地上去捡,总有一点收获,天然的奇石,千奇百怪,真是被大自然的造化迷上了,捡石头也很辛苦,也很累,这可是体力活,但可以锻炼身体,有时捡了一两个满意的石头,再苦再累也感到欣慰,虽然我捡不到宝贝来,捡不到有价值的奇石,但可以欣赏大自然的风光,以及山中鸟语花香,何乐而不为?

山无石不奇,水无石不清,家无石不稳,室无石不雅,把石头摆在家里,约几个朋友到家里泡茶,朋友们总会赞赏,我自己心里也感到高兴,对石头感兴趣,也许是一种缘分吧。

石缘说不清,倒不明,我本人是维物主义者,不想信缘份。是一次奇巧的机遇颠覆了我的固执。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我连续几天没捡到如意的石头,决意玩几天在出门,当时中渡长江大桥还没建,靠过江船,单位在北岸,过江找石友玩,结果几位都捡石去了,屯忎无聊,回家见老婆正做午饭,看一下没特味口,决意过江回单位家,当时也是ll点多,乘上||当半的船,上船见北岸码头,有几只船正下石头,上面好像有几个在运输带捡石。动了好奇心看他们有没有好石。结果下船才看见,庆有一只都大半了,那几只下空了,我还是爬上高高的船头,见有几个正在船中手忙足乱抓石,身旁各有数方石头。我见状,此有利占位也被几位占去,只能靠最后位置,捡他们的漏,刚站好就见一方绿泥石向我奔来,我顺手抓起,手还没停,眼睛就点亮了心灵之窗,喜愉心情无语言表。怕惊拢身边船工,和石友。起身走向船头,抛入岸边沙堆。等舱石下完,和几位石友一同下船。有位姓赵的石有先下,发现我抛下的石头。惊叫到,蛙还长着眼睛。我忙摆手,叫他不声张,也免经后船工不让上船。得此美石,真是上天对我这爱石人的慧慰。田原卫士。

二OO二年,我到山上去玩,在一个深山的峡谷里,我看到一块石头,拿到手上一看,一下惊喜起来,这不是一个山羊羊首吗,太像了,脑袋,眼睛,羊胡子。掉过面来一看,后面也一样。真是神奇。一下子感到大自然太美了,上帝真神。我是属羊的,拣到这么一块羊首石真是天缘。命运让我喜气洋洋。

由此我便爱上了石头,深思大自然的美,上帝的神奇。并写了天石赞一首诗

天公雕石贵人赏

千婆百态美名扬

化优解愁增福寿

一赏天石九载香

险峰峡谷它出生

亿万春秋材生成

人间谁有此高艺

上帝传奇最风光

而我的天石园也有很多人参观,都觉得大自然太神奇了。

我在云南宣威,一农家小院发现一块造型奇特的天然石头,当时我真想偷偷拿走,但是,我感得在好的东西来路不正,我一生都会愧疚。买吧!夺石行情我以听说得多,你看别人石头乱丢,不管不顾,根本没把他当会事,但是,你一但说花钱给他买,他会立马警觉,轻者花大价才能买到,重者可能买不到了。石头的价值是我发现的,理当我才配做他的主人。因为,李大哥虽然把他捡回家,可是,根本没意识到石头的价值,所以,没有珍藏他,随便放在院子里,根本没有看护的意思,那个院子,我们租来住的,当时都没人住了。我挣扎了好几天,直到想好了对策,才决定冒险一定要走正道,万一失败,只能说明我跟些石无缘。万幸,非常顺利,花三十块钱就搞定了。后来我生了一场大病,重感冒,人都烧糊涂了,治好后,担心石头出意外,工作不顺心,刚脆抱着石头回家。

说以奇怪,此石跟了我,我从此一帆风顺。真应了那句话,石来运转。我的宝贝石头,我对他的好,体现在,不拿去交易,等我老了,无力守护他时,提前找博物馆,把他无尝捐给博物馆。发几张照片与大家分享一下。

2015年5月28号下午,洛阳龙门北希望桥的风吹的我全身发冷,定神四处观望并无异样,此时想起几天前作的一个梦,只记得“希望你来”,难道希望来这见谁吗?桥刚修成人车不多,等待,等待将近六点,继续前行,过了桥就是希望路也许希望会露出来,果然在路边一棵法桐树下有块石头与众不同,带回家中清洗后,陆续发现,文字,心,仙,王,红圣照,盘龙,挥手,腾飞,红旗,一石五面有图有字,十分神奇,参加石展得金奖,后来才知只有竖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心,才能实现中国梦,华夏腾飞红旗升。

长江奇石鹅卵石都在河岸边,碛埧上,特别大的灘塗一眼望不到边,如万州的红沙碛长几公里,宽几公里全是石宝,这也是我们奇石爱好者常去淘宝的地方,也是长江岸边最大碛埧。有一次捡了一些奇石背起背包回家稍不留神脚下一滑跌了一跤,心中甚是不快,一眼却瞧见了一塊园型鹅卵石上面有"八一"二字清清礎礎,一般用八和一兩个石头组合成"八一"占多数,这一个石头"八一"二字並且是横排真是难得。所以我相信"石缘"。也可应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句格言。这里说的是真实故事,並非揑造。经常外出捡石淘宝之士大都有或类式经历。

我现在保存了许多奇石,但是好多都是普通的奇石,没有什么精品,扔了好多,现在只剩下几块奇石,其中就有一块极品石,那就是天然玛瑙自然形成的人物图纹“总统之吻”,堪称珍品,这一块奇石是在十六年前去北戴河出差时买的,按当时的价格来说几乎用了一个月的工资才买到的。当时,因买这块奇石花钱太多,家人还和我吵了一架,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值得拥有的。

这是我去年追寻父亲的足迹重走长征路时在夹金雪山脚下红军井边找到的一头白熊猫。她见证了我父亲八十年前随红一军团翻越雪山的历史。

长江水冲石才捡的

这些石头,好看不

记得,那是1991年的春天,有5一6个台湾人到景区玩。我当时在景区卖小工艺品,其中有贝壳化石等。这几个台湾人,一下给我买了10多个贝壳化石,2元1个,卖了二十多元钱。我高兴的不得了,从此只要有时间我都会进山,捡一些与众不同的石头来卖。还行后来95年盖好了新房320平米2层。再后来供两孩子上到大学毕业。以前我捡的有水晶,玛瑙,各种奇石。有的个大,游客拿不走。说做飞机超重,没办法,破成小抉,三十,二十元一块卖。现在一想起来,心都痛得滴血。罪人啊。后来参加了景区合同工,搞卫生至今。现在只要一有时间,我都是进山,寻找着以前的记艺。只捡不卖,多想有一天能找回被我…,那样大块的水晶阿,能看到里面有水还会动的玛瑙原石,有时打开一块大的玛瑙原石,可以倒出一小碗的水。不说了不说了,今天大难受了。

听完介绍,田彪心里马上就开始盘算起来,越盘算越起劲。本是想着等过年了再开始寻找 奇石 ,一想到 巴掌大的石头就能买个五六千。 第二天天一亮,他将向寨子前的溪河里走去。来到溪河里,这里到处是被水冲刷的鹅卵石。 石头上有纹理,形状看起来要怪异。 田彪心里一边走在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上,一边寻思着。 咦,是不是这个哦! 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吸引住了田彪的眼神,那石头呈灰色,灰色间明显掺杂有白色的颗粒,白色颗粒成一条条线,这线构成了貌似冲傩用的脸壳。不管三七二十一,田彪抱起石头就往家里跑,回家后,他就去喊田发明来鉴定,看下能卖多少钱。 至少能卖3000元。 田发明仔细看了看说,好石头,真是奇特。没想到昔日人人都怕去的溪河边就是一块宝啊。

最早接触奇石,应该是少不更事的时候,童年的时候,每年都有很长的时间住在外婆家里,一条常年流水的小河就在门前不远处,河是从相隔十来里路的大山里流淌出来的,以至于直到现在每每听到那首外婆的澎湖湾都会想起自己的童年。有河流,自然少不了鹅卵石,事实上,在我童年的那个年代,农村的孩子最好的也是最普遍的玩具,也就是泥巴和各种小石头小石子,能有一堆鹅卵石,那是比较让人羡慕的事,记忆里,我曾经有那么一大堆,花花绿绿色彩缤纷,这应该算是最早的“接触”。

经过3天的时间,在田发明的引路下,田彪来到德江找到了销售人,并以2500元的价钱卖出去了。得了甜头的田彪回家后,把钱扔向妻子说, 过完年不出去了! 。

严格意义上的“接触奇石”,应该是在十五六年前,偶然的机会,在朋友家看到一块大理石画面石,精美的画面印象深刻。后来,在中央电视台寻宝栏目,看到了一块“银狐踏雪”(附图一),精美的画面勾起了我想拥有一块的强烈欲望。通过各种渠道,终于找到了让自己满意的几块自认为精品的东西,一直留存到现在。(附图二:米颠拜石图、附图三:红尘有禄、附图四:天马行空)。两三年前,接触到了海洋玉髓,总是在三五个常有让自己满意的东西出现的石商的朋友圈里转来转去,也总是会有让我惊喜的东西等着我。

这消息迅速在全寨,乃至全镇迅速传开。在之后的半年之内,不村民纷纷走向溪河收集能卖好价钱的 奇石 。

十五六年的奇石收藏,总结出一些心得,与大家分享:奇石收藏,首先要修养自己的心态,戒骄戒躁,戒骄,不要动辄“我的石头价值连城”,石头再精美,它也只是一块“石头”,入手的时候它是真金白银,等你想出手,可能它真的一文不值,因为你认为“精彩”的观赏角度,未必大家都认可。戒躁,应该是不要冲动,不要见石就淘,多看少“收”,要知道,一块石头入了手,后边还有很多的投入,包括日常保养的时间精力投入和配座配框的财力投入。我们大多数的石友,毕竟不是身价百万千万亿万的富翁,我们大多还要正常的工作生活,弄得普品太多,时间长了就会成为鸡肋,真的就会“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了

如今,田彪因奇石的缘故,盖起了一栋三层的钢筋水泥小屋。一谈到去捡石头,碗里的饭还没吃完,他就会丢下碗筷,跨出房门,和寨子上的人一起奔在了寻找 奇石 的路上。

我接触观赏石时间可算很长了,父亲是做古董生意的,自然也很喜欢奇石。他收藏的一些奇石虽然都已经不在了但有得仍然记忆犹新。滦河石其实年代也很久远,那个年代父亲喜欢的就是滦河奇石。那时候走滦河滩的人也不少,只不过不如现在这么疯狂。滦河石的背景虽然轻描淡写但是从古到今我们滦河流域都有滦河石的使用佩戴流传的痕迹。虽然不如和田玉等名石的影响力空前,但不能不说滦河玉的历史也很久远迷香。从我小时候就接触,如今也几十年了,我真正的走河滩是从二零零五年开始的,那时候儿子不到6岁,就开始跟着我一起体验走河滩寻宝的乐趣,一直坚持到现在,周六日只要有闲暇时间就会去亲近母亲河,没有间断过,这就是我接触奇石得经历,也是我对母亲河的亲近的经历,这不单是对奇石和美玉的热爱也是对母亲河的一种爱的方式和真诚的情怀。

本文由人文社会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你接触天然奇石多少年了,大家与天然奇石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