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支持率飙升,沃伦首超拜登

- 编辑:3522vip -

支持率飙升,沃伦首超拜登

图片 1

图片 2

中新网9月23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当地时间9月21日,一份最新公布的美国民主党总统初选民调结果显示,联邦参议员沃伦在“关键州”爱荷华州的支持率为22%,首度超越前副总统拜登。

随着美国民主党首场初选辩论将在6月底开始,民主党候选人们的竞争变得愈发激烈。这点从CNN和爱荷华州《得梅因记事报》联合公布的最新民调中就可窥一斑,尽管目前在民调中前副总统乔·拜登仍然保持领先,但其他候选人与他的差距正在进一步缩小。

“我觉得她可能是唯一一个能打败白宫里的那个混蛋的人。”在爱荷华,一名选民这样评价加州参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

图片 3

根据这份最新公布的民调,拜登目前的支持率为24%,第二名是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支持率为15%,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第杰、加州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紧追其后,支持率分别为15%、14%和7%,除此以外,其他候选人的支持率都在2%以下。

从纸面上来说,哈里斯原本就是民主党内最有力的人选——她是牙买加和印度裔混血,加上女性的身份,能够激发女性和少数族裔选民的热情;她是来自加州的参议员,在参议院中刚刚崭露头角,但当选不到4年,一方面能获得民主党建制派的支持,另一方面也没有太多的“黑历史”;她今年刚刚54岁,和七十多岁的拜登、桑德斯相比,完全是少壮派;她在近年来意识形态左移,支持全民医保等政策,在民主党内足够让左派满意,同时也不会像沃伦、桑德斯那样无法让民主党内温和派接受;此外,哈里斯作为来自加州的候选人,在2020年还有了另外一重优势:加州作为人口大州,过去初选的日期安排在整个初选周期的尾声,因此初选中扮演的角色却非常边缘,但这一次加州决定将初选日大幅提前,提前投票更是和爱荷华州同期开始,因此加州的初选结果将会很大程度上影响战局,而哈里斯本土作战,相当占优势。

当地时间2019年1月3日,美国第116届国会开幕。图为民主党女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参加宣誓仪式。此前,她宣布将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前总统拜登目前仍然保持住一定优势,但这一民调展现出的趋势足以让拜登团队感到担忧。同样的民调去年12月显示他的支持率为32%,今年3月,他的支持率下滑到27%,如今支持率进一步下滑到24%。可以看出,拜登在爱荷华州的领先地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稳固。

但在竞选初期,哈里斯并没有完全打开局面。在宣布参选后,哈里斯的支持率平均维持在5%-10%之间,和其他候选人1%-2%的支持率相比并不算差,但是依然远远落在拜登和桑德斯之后,在最近几个月还被支持率稳步上升的伊丽莎白·沃伦赶超,这对于相当总统的她来说,并不是想要的结果。

据报道,近日,《狄蒙纪录报》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针对可能参加爱荷华州党团会议的602人进行民调,民调结果显示,沃伦的支持率为22%,拜登则是20%。

此外,因为爱荷华初选采取的并非简单投票,而是“党团会议”制度,这样的制度给选举带来的更多变数。如果一名候选人在当地的支持率没有达到15%,那么支持他/她的选民将有机会考虑选择支持其他候选人。因此,在这份民调中,不仅统计了选民们的“第一选择”,还统计了选民们的“第二选择”和“积极考虑”的候选人。

图片 4

目前为止,拜登依旧被视为最能代表民主党参选美国总统的候选人,但近期,爱荷华州的最新民调显示沃伦声势窜起,这也是沃伦首次在爱荷华州的民调中夺得头筹。

如果将三种支持相加,拜登依然以61%的支持率位居榜首,但沃伦也同样拥有61%的支持率,此外,桑德斯、布第杰、哈里斯的支持率都超过了50%。

哈里斯在辩论中向拜登发难

该民调还显示,资深联邦参议员桑德斯的支持率为11%,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的市长布塔朱吉的支持率为9%,参议员哈里斯的支持率则为6%。

拜登尽管优势明显,但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在最近一段时间,拜登团队连续出现非受迫性失误,先是气候变化方案被指责涉嫌抄袭,之后又在女性堕胎问题上表态失误,遭至大量批评,不得不在两天内完成180度反转。这样的连续失误不得不让人产生怀疑,拜登的团队是否能在快节奏的竞选中保持平稳运行。

不过,一场辩论让形势发生了根本改变。6月末的第一轮总统辩论中,哈里斯冒险向“领头羊”拜登发起攻击,质疑拜登数十年前反对“巴士政策”的“黑历史”。“巴士政策”是指用校车将黑人学生接到更远的学区上学、以打破学校种族隔离的政策,哈里斯作为台上唯一的黑人候选人,讲述了自己的童年故事。她强调尽管她并不认为拜登是种族主义者,但拜登在这一政策上的态度伤害了少数族裔的情感。拜登似乎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攻击,不断和哈里斯争辩,回答含糊其辞。

据悉,该民调于9月14日至9月18日进行,抽样误差在正负4个百分点以内。

除此以外,拜登作为初选中的领头羊,是其他候选人关注的焦点。尽管在拜登参选初期很多候选人都表现出了克制,表示欢迎拜登加入战场,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候选人都将拜登视为头号攻击目标,沃伦、桑德斯、布第杰等人纷纷不点名地批评了拜登,认为拜登的思想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了。

哈里斯的这一做法算是一招险棋:稍有不慎,就会遭遇反弹,不仅得不到好,还会落得破坏民主党内团结的名声。但因为拜登的糟糕表现,哈里斯的冒险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图片 5

在辩论结束后的多项民调中,拜登的支持率大幅下跌,而哈里斯的支持率则立刻出现跃升。根据RealClearPolitics的数据,哈里斯的平均支持了从辩论前的7%上升到了15.2%,尽管依然落后拜登,但已经上升到了所有候选人中的第二位,在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民调中,她仅仅落后拜登2个百分点。

伊丽莎白·沃伦

而在少数族裔选民中,哈里斯更是表现突出,在拉美裔选民中,她的支持率已经排名第一,而在黑人选民中,她距离排名第一的拜登也仅仅一步之遥,少数族裔的选票在民主党初选中非常重要,能起到左右战局的作用,在此前曾有专家认为拜登作为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能够利用奥巴马在少数族裔中的好感度锁定优势,但目前来看,拜登的优势岌岌可危。

这次调查最大的赢家是伊丽莎白·沃伦。沃伦去年12月支持率仅为8%,今年3月上升至9%,而这项最新民调中,沃伦的支持率上升至了15%,和排名第二的桑德斯仅差1%。

在筹款数据上,哈里斯也有了很大突破,在第二季度,哈里斯共募集到了1200美元的资金,这一数据和拜登、布第杰、桑德斯等人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仅仅在辩论之后的24小时,哈里斯就新募集到了200万美元,其中58%都是来自此前没有给哈里斯捐过款的选民,如果这样的势头持续下去,她的前景将会继续看好。

沃伦在竞选中选择了非常“硬核”的路线,推出了大量细致的方案,包括拆分科技巨头、保护农民、免费日托等各方各面,这样的路线在一开始被认为很难吸引到普通选民,但随着竞选的深入,越来越多的选民表现出了对沃伦的好感。

在取得了突破后,哈里斯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能将辩论后的势头持续下去。哈里斯目前已经在首先进行党团会议的爱荷华州投入更多资源,如果她能够在这里拿下第一或第二的成绩,那对于她的支持者的信心将有更大提升,而对哈里斯来说更重要的可能是初选第三站——南卡罗来纳州,南卡的民主党初选中黑人选票过半,而哈里斯本人作为黑人拥有一定的先天优势,不过另一方面,拜登在这里的支持率依然很高,如果哈里斯能在南卡有所突破,那么她将距离成为美国首位女总统更进一步。

另一位女性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也展现出了一定的潜力,尽管目前哈里斯在第一选择的支持率仅仅排名第五,但有14%的候选人把她列为“第二选择”,还有32%的人把她列为“积极考虑”对象,如果哈里斯能够在爱荷华投入更多的精力,她的支持率还有可能进一步上升。

图片 6

布第杰、哈里斯

另一方面,伯尼·桑德斯尽管排名第二,但是支持率和此前相比出现大幅下跌。桑德斯12月的民调中支持率为19%,今年3月上升到25%,如今又再次跌回16%,他在意识形态上和沃伦存在重合,因此可能有很多选民从桑德斯的阵营转投了沃伦。

而这次民调中最令人失望的可能是来自德州的“金童”贝托·奥洛克。贝托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挑战德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尽管最终惜败,但是在深红的德州掀起了一股“蓝色浪潮”,甚至有人将他称为“新一代的奥巴马”。但在他宣布参选总统后,迟迟没有打开局面。在爱荷华的民调中,他去年12月支持率为11%,3月份下降到了5%,如今只剩下2%。

与其相反的是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市长皮特·布第杰。布第杰在最近的几个月中在全国范围内的知名度飙升,获得了大量的媒体报道。去年12月爱荷华的民调中甚至都没有包括他,今年3月的民调中他的支持率也只有1%,但如今他的支持率却一下子上涨到14%,紧追拜登、桑德斯和沃伦。布第杰和其他候选人相比定位独特,如果能保持住这一势头,还有希望在爱荷华继续招揽更多支持者。

本文由国际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支持率飙升,沃伦首超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