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承认地下教会将受苦,罗马教皇方济各向亚洲发

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随着农历新年的来临,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在本周日于梵蒂冈主持弥撒时,与往常一样向亚洲地区和当地的信徒们发表了新春祝福。他表示在春节到来之际,祈祷和平这一“珍贵的宝藏”能在东亚和世界其他地区降临。方济各的这一发言也正值中国和梵蒂冈正在加快进一步关系正常化的时段。本月初经多方消息显示,梵蒂冈方面与中国政府就先前在主教人选任命的重要分歧上取得突破,教宗方济各决定接受7名由北京任命但遭罗马教廷反对的主教,并解除对上述7人的绝罚。有分析认为,教宗方济各是希望能通过此举,换取北京承认其是包括受官方承认的天主教爱国会在内,中国天主教会最高领袖的地位。事实上,由他领导的罗马教廷在过去几年中,一直致力于加强与中国官方的互动和谈判。教宗本人也多次借助农历年到来的机会,表达他本人对中国和中国文化的称赞。他甚至在去年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对在未来访问中国的期望,但也同时强调目前并无具体的相关计划呈现。本周日,教宗方济各在圣彼得广场举行弥撒时,向亚洲地区和全世界庆祝农历新年的人们发出祝福,他表示:“2月15日,来自东亚和全球不同地方成百上千万的人们将庆祝新春的到来。” 教宗方济各并进一步说道:“我向所有的家庭致以亲切的问候,希望他们能够通过生活得更加团结、友爱及追求美好帮助建立一个人人都能被倾听、相互保护、支持和融合的社会。” 他还邀请在场众人一起为“和平的礼物祈祷”。对他来说,这一种以慈悲、远见和勇气所应追求的宝贵财富。值得一提的是,罗马教廷通过让步,加快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的努力在中国“地下”教会中也引起争议。此外,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还在近日接连对梵蒂冈方面的这一决策方向提出批评。他认为,中梵主教任命的框架协议是教廷对北京的妥协,而在目前框架下的双方建交,将会使地下教会的信徒成为被当局打击的目标。但梵蒂冈则回应称,陈日君主教的言论“令人意外和遗憾”。

中国外交部及梵蒂冈上周六同时宣布,两国就主教任命问题在北京签署「临时协议」,教宗方济各同日亦宣布,决定重新接纳未经教宗任命而由中国「自选自圣」的8名内地主教,事件引来外界关注。方济各周二首度回应中梵协议,强调自己拥有任命中国主教的最终话语权,但亦承认协议可能会令只承认梵蒂冈权威的地下教会天主教徒「受苦」。

两名中国天主教爱国教会的主教郭金才(上图左)与杨晓亭(右)3日在梵蒂冈出席世界主教会议,教宗方济各(下图)在会前弥撒上表示欢迎。 路透【中国新闻组/综合报导】中央社综合外电报导,指梵蒂冈与中国上月签署历史性协议后,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当地时间3日,「热烈欢迎」前往参加世界主教会议的两名中国主教。这是53年来第一次有中国主教获准赴罗马参加会议,象徵中国教会已迈向正常化。方济各在世界主教会议致开幕词时说:「今天,我们首度有两名来自中国的主教与会,我们热烈欢迎他们。」会议长达一个月,将讨论有12亿信徒的罗马天主教教会中年轻人的角色。美联社报导,方济各致词提到两位中国主教首度与会时,表情显得激动,语调略带哽咽。路透报导,方济各介绍两位主教时,圣伯多禄广场上参加主教会议开幕弥撒的数万信徒爆出热烈掌声。梵蒂冈和中国9月22日签署主教临时协议,可能为两国关係正常化铺路。根据协议,教宗承认由北京指派但未获教廷认可的七名中国主教。出席会议的两名中国主教分别是中国主教团祕书长郭金才和主教团副主席杨晓亭。在中梵签署主教任命协议后,教廷同意让两位中国主教前往梵蒂冈参加世界主教会议。据经常报导教廷权威意见的义大利媒体「梵蒂冈内部通讯」指出,这是前教宗保禄六世1965年创设世界主教会议之后,第一次有中国主教获准来罗马参加会议,象徵中国教会已逐步迈向正常化。两位前往梵蒂冈的主教分别为当过全国人大代表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秘书长郭金才,以及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副主席杨晓亭。郭金才在2010年时通过自选自圣成为承德教区主教,遭教廷处以绝罚;近来中梵在达成协议后,郭金才获教宗方济各赦免,教廷还一同承认中国自创的承德教区,让郭金才不需与其他主教共同管理。另一位主教杨晓亭是来自中共革命圣地陕西延安教区,他祝圣时获得教廷与政府双重承认,但之后积极投入中国官方活动。目前肩负中国爱国教会副主席,以及陕西人大常委会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曾多次宣扬独立自主办教会。

北京西什库教堂,或称北堂,自1958年以来一直归属"天主教三自爱国会"管辖。事实上,天主教传教士很早以前就意识到,在中国传播教义是件很艰难的事情。1601年,耶稣会传教士龙华民写给其意大利修会友人的信中写道:"这个王国注重统一和和睦,所有人,无论地位高低,都崇尚国王和王室。"这里所谓的国王当然是指皇帝。这位传教士写道,如果能说服皇帝皈依天主,那数以百万计的臣民也会立即步皇帝的后尘。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在皇宫内效力的传教士们,为了向帝王传教付出了不懈的努力。但这一切都注定以失败告终。自命天子的皇帝当然容不下"奉天承运"的还有其他人。更何况教宗又来自远离中国的蛮夷之地。  皇帝般的自信  这种情况直到今天仍没有改变。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自信程度绝对堪比皇帝,其权势之大,也足以让梵蒂冈按照中国的规矩办事。  1949年建政之后,中国共产党就明确表示,天主教徒必须同教宗和梵蒂冈划清界限。其结果是,1951年中国事实上出现了两个教会:一个是"天主教三自爱国会",另一个则是依旧效忠教宗的地下教会。地下教会游离于法规之外的灰色地带,根据政治形势的不同,它受到或多或少的容忍。按照官方说法,中国拥有宗教自由。而本月开始生效的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则进一步加强了国家对非官方宗教组织的管控。所谓"家庭教会"的活动空间变得越来越小。  据估计,中国目前有一千至一千五百万天主教徒。相对于13亿的总人口,天主教徒数量并不算多。从人口比例而言,和17世纪的情况差不多。同当年的传教士一样,目前在位的教宗方济各,一位历届教皇中不多见的地缘政治家,目前正在全力试图改善同北京的关系。他做的一些决策在天主教内外均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为了让梵蒂冈踏上中国土地,教宗计划对七名中国官方任命的主教予以认可。迄今为止,教廷对违反教宗意志由中国官方任命的主教一直采取排斥态度。  人大代表作为教廷认可的主教?  教廷的让步还远不止这些。梵蒂冈甚至还愿意劝退那些因效忠教廷而遭北京排斥的主教。比如梵蒂冈2006年任命的汕头主教庄建坚将让位于未经教廷批准的官方主教黄炳章。黄炳章不仅是神职人员,还是人大代表。这种近乎亵渎圣座尊严的让步极有可能令地下教会的信徒们产生动摇。  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毫不讳言他对教廷的失望。现年86岁的陈日君表示,这一切令他"极度震惊"。他认为,如果教宗方济各继续一意孤行,无疑是对天主教会的背叛。多年来,陈日君一直在为捍卫地下教会的权益四处疾唿,他的行为也一直受到教廷的支持。"我坚信梵蒂冈当前的立场并不是教宗的本意,而是其他一些人的想法。但是,如果教宗在这份协定上签了字,那就说明他是支持这一切的。那我也就只能合作了,因为他可能比我更有智慧。"  教廷已经非正式地向北京通报了有关决定。据称双方正在就签订条约进行秘密磋商,这项条约将使中国和梵蒂冈关系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迄今为止,中梵在建交问题上一个面临两个棘手问题:一个是谁来任命主教,另一个是梵蒂冈是欧洲硕果仅存的台湾邦交国。教宗方济各已经暗示,他愿意同台湾断交。  市场对教会也很重要  梵蒂冈的所作所为其实人们在经济界已经司空见惯。随着中国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北京让贸易伙伴作出让步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梵蒂冈虽然在不断强调,结束教会分裂状态,将会给中国的天主教徒带来更多的自由度和安全感。不过,梵蒂冈这种大度和无私精神的背后,可能也隐藏着对进入中国市场的期盼。在此问题上,教宗方济各的做法同大型跨国公司的老总并无二致:鉴于天主教徒的人数增速有限,在欧洲甚至出现回落趋势,教会必须要开拓新的市场。此前,梵蒂冈开拓非洲及南美洲的努力就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为了长久保持信徒人数的增加,梵蒂冈无法绕开中国。而为了进入中国,梵蒂冈就必须遵循中国的游戏规则。也就是说,同外国企业必须通过和当地伙伴建立合资企业一样,梵蒂冈也必须同中方合作。中国的法律让梵蒂冈不得不这样做,至于这些法律不是上帝、而是中国共产党所制定的,对圣座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对于中梵合作的问题,想必不再会有人指责中国人是为了窃取知识产权,因为中国人对梵蒂冈的宗教知识兴趣不会太大。

相关报道:逃港天主教徒:不满教廷向北京妥协

方济各在结束波罗的海三小国访问行程、飞返梵蒂冈的航机上表示,他将与中国就主教任命的候选人进行对话,然后由他亲自决定最终人选,中国政府再也无法自行任命主教,「最后会由罗马天主教会任命,由教宗任命,这点非常清楚」。

澳门新萄京网址,方济各又表示,他有参与中梵协议的谈判过程,最后也是他签字,他完全负责。梵蒂冈目前尚未公布协议细节,并迴避提及未来的主教提名程序。

方济各坦承,协议可能会令只承认梵蒂冈权威的地下教会天主教徒「受苦」,「和谐中总会有痛苦」。教宗说他挂念那些挺身抵抗而受苦的天主教徒,又讚许他们满有信心。

针对不少人认为中国可能依此协议进一步打压信徒,教宗则表示,当和平协议诞生时,双方都会失去一些东西,并说协议是经过10年努力而达成,并非「即兴之作」。

(法新社/中央社/自由时报)

相关报道:

陈日君批教廷:一个「什么都没说的」公告

教宗承认中国「自选自圣」8主教 有人此前曾遭教廷「绝罚」

相关字词﹕天主教 外交部 梵蒂冈 教宗 方济各 中梵关係 教廷 地下教会 编辑推介

本文由国际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承认地下教会将受苦,罗马教皇方济各向亚洲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