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倍新政府面临经济风险及与中日经贸合作课题

今年二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增长0.5%,是两个季度来的首次正增长。据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最新发表的预测显示,2018年度日本经济将增长1.2%,2019年度增长0.9%。拉动日本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外需,即出口的增加。

2018及2019年度日本货物及服务贸易将分别增长4.1%和3.1%。但是,日本国内需要仍然乏力,2018、2019年度分别只增长0.9%和0.8%,原因是职员工资及收入持续低迷,是阻碍私人消费增长。工资的低迷也抑制了物价回升,是日本长期陷入通缩的主要因素。特别是美国推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提高利率致使新兴国家通货不稳定等,加大了日本经济的下行压力。

1、日本经济增长风险

近年来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但是仍高于近年来的年均增长水平,而且增长还将持续。据经合组织9月20日发表的经济增长预测,2018和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均为3.7%,只比5月份的预测分别下调0.1、0.2个百分点,继续保持增长趋势。

日本主要的经贸合作伙伴美国,在特朗普大型减税刺激下,经济持续回升,2018年增长2.8%,2019年也将增长2.5%。欧元区经济,在放宽金融政策的刺激下,以内需为中心的经济持续坚挺,预计2018年增长2.1%,2019年增长也将达1.9%。日本经济研究中心还预测,中国经济2018年将继续保持6.5%的增长,2019年略有下降为6.2%。还预测认为,为了抑制经济下行压力,中国政府已在财政、金融方面采取了刺激措施,稳定经济增长。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影响有限。

另外,日元的持续贬值也是日本出口增加的重要因素。2012年12月安倍政府上台时,日元对美元汇率一时曾达80日元兑1美元。之后日元持续贬值至125日元兑1美元,目前日元汇率仍在112日元水平徘徊。据日本财务省发表的统计,2017年度日本企业的经常利益比2012年度增长1.7倍,主要是日元贬值为企业创造效益。

预计,今后日本出口将持续增长。除了主要的资本货物之外,电子设备及部件、车载电子部件等将大幅增加。为增加出口,日本企业将增加设备投资。特别是2020年日本将在东京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扩大建设投资刻不容缓。而随着互联网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新时代交通运输等技术发展,政府和企业增加设备能力及扩大研究开发投资尤为迫切。

然而,日本财政赤字严峻,资金从何而来?目前看来,提高消费税税率是当务之急,也是自民党的基本政策、弥补财政赤字增加投资的重要手段。2014年4月安倍政府把消费税税率由5%提高到8%后,经济连续两个季度下滑。安倍政府已两次推迟提税,因为它关系到安倍政府的支持率,尽管安倍承诺税收用来实施幼儿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学费免除,但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在第三任期,这一政策无疑要提到议事日程消费税提高至10%。但是提高消费税后,经济能否下滑是安倍政府最担心的。此外,扩大出口,以外贸顺差弥补增收消费税对内需的抑制也是日本重要选择。

2、扩大对美经贸合作难度加大

美国是日本的同盟国,也是日本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但是扩大对美国的经贸合作却面临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巨大压力。2017年1月,新总统特朗普上任后,即宣布退出美国主导、花费5年多时间缔结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宣称,今后美国主要致力于建立两国自贸区。安倍政府担心,与美进行FTA谈判,美国势必要求日本开放汽车、农产品市场,日本将遭受损失,经济也将一蹶不振。所以,在安倍政府主导下,不顾美国退出TPP后的10个成员国的不同意见,仅用8个月时间就缔结了TPP11协定。安倍首相并多次劝说美国重返TPP,但遭到美方严词拒绝。

今年9月27日,安倍首相刚刚连任自民党党首后就访问美国,目的是扩大对美经贸合作,特别是扩大对美出口,但决不谈日美FTA。据日本媒体报道,这次安倍访美,两国首脑已同意以签订日美货物贸易协定为目标,启动包括关税磋商在内的新贸易谈判。美国承诺,在谈判期间,不对日本出口美国的汽车加征关税。安倍称,TAG与日本此前签订的其他自贸协定不同,“将以双方均获益为目标推进协商”。

但是,日本媒体评论认为,安倍与特朗普的会谈是以日美贸易为重点,安倍一直强调对美协调取得了“重要进展”。不过实际情况却是,以TAG为目标的日美新贸易谈判可能不会如日本设想的只限于货物贸易。美国认为TAG就是FTA谈判,而这正是日本一直想要回避的。与此同时,美国还无视了日本积极劝说美国重返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举动。日本共同社称,日本事实上已被拖入了与美国的双边关税磋商中。特朗普政府要求将日本进口汽车关税由2.5%提出到25%,还可能对日本汽车进口进行数量限制。如果日本对美国的汽车关税出了问题,加之明年10月再提高消费税10%,日本经济将一蹶不振。在农产品贸易领域,日本最担心的是牛肉进口关税下调。日本虽然在日美TPP谈判中,把进口牛肉关税由38.5%降至9%。但是在日美TAG谈判中,日本将坚持关税水平决不能低于TPP水平,否则今后自民党将失去农村选票。与强硬的特朗普谈判,将成为安倍政权的一大考验。

3、日本积极推进对中国经贸合作

特朗普政府不仅退出了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还退出了包括“巴黎气候协定”在内的诸多国际重要协议。特朗普的“美国第一”、贸易保护主义等,失去国际信任,也是促使日本改善中日关系的重要因素。

中国是日本的最大贸易合作伙伴。据日本发表的统计,自2007年日中贸易贸易首次超过日美贸易后,中国已连续11年为日本最大贸易伙伴国。安倍第三就任日本首相后,即表示要进一步发展日中关系,愿意参与“一带一路”合作,日本称“第三国合作”。

9月25日,中日两国在北京举行了“一带一路”合作会议,并为今年10月下旬日本安倍晋三首相访华做准备。

在“一带一路”会上,中方团长、商务部钱克明副部长致词强调“在第三国市场的合作是中日关系发展的重要领域”,并表示“重要的是发展与第三国的互利共赢关系”。日方团长、日本首相助理和泉洋人也表示“深化日中经济合作有利于第三国发展”。

据日本媒体报道,今年10月日本首相访华时,两国还将举行民间企业人士参加的“日中第三国市场合作论坛”、并签署近30个经贸合作项目,推动两国经贸合作进入新时期。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商务部经贸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由国际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安倍新政府面临经济风险及与中日经贸合作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