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维和行动是帮助冲突后社会实现稳定的政治工具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负责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拉德苏向安理会就南苏丹局势提交工作报告 联合国图片/Eskinder Debebe

图片 4 联合国图片/Albert González Farran

安理会3月26日举行会议,讨论维持和平与建设和平问题。负责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拉德苏(Hervé Ladsous)向安理会指出,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是帮助冲突后国家实现民主与和平过渡的重要政治工具,在维持和平与建设和平的过程中,必须确保当事国对国家事务的主导权和领导权。

联合国主管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埃尔韦•拉德苏(Hervé Ladsous)2月8日指出,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苏丹和南苏丹的维和行动,以及扩充非盟在索马里的维和行动,为该国的政治进程提供协助,将成为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部在2012年的工作重点。

联合国安理会今天举行公开会议,审议潘基文秘书长提交的关于南苏丹局势的最新报告。负责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拉德苏(Hervé Ladsous)在向安理会所做的工作通报中指出,南苏丹在安全、政治、经济以及人道主义局势方面持续面临巨大的挑战。而反对党领导人马沙尔当天返回朱巴为该国的民族和解进程带来了新的希望。

联合国安理会11月10日就维持和平行动相关议题举行公开会议,现场听取了联合国驻南苏丹、达尔富尔、海地以及马里的维和警察专员的工作汇报。负责维和事务的联合国副秘书长拉德苏(Hervé Ladsous)在发言中指出,自安理会在两年前通过有关联合国维和警察的里程碑式的第2185号决议以来,佩戴蓝色贝雷帽的维和警察在联合国和平行动中的中心地位与日俱增,相关工作也日益繁多和复杂。他表示,联合国警察部门下一步可在五大领域进一步加强行动。

拉德苏表示,多层面的联合国维和行动从根本上来说是政治工具,为冲突后国家提供基本的安全与安保支持,并支持政治进程。在此过程中,要确认冲突后国家的首要任务是一项复杂的工作。冲突后社会往往支离破碎,政治上处于多极状态,民族共识与和解难以达成,在这种情况下,要寻求共识,建立国家目标,并争取实现目标是一项重大政治挑战。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在其中的主要作用便是协助冲突后国家确定政治进程与机构建设中的优先任务,同时确保这些国家对本国事务拥有自主权和领导权。

拉德苏副秘书长2月8日在纽约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指出,目前,联合国在苏丹和南苏丹共有三个维和行动,部署的维和部队约占维和人员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些行动面临巨大的困难与挑战,而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南苏丹与苏丹之间缺乏信心和信任。

联合国负责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拉德苏26日在向安理会就南苏丹局势所做的工作通报中表示,南苏丹的政治和安全局势持续令人担忧。但在最近几天出现改善的迹象。他指出,南苏丹反对派领导人里克·马沙尔(Riek Machar)当天在联合国的护送下返回首都朱巴,并将宣誓就任南苏丹民族团结过渡政府第一副总统的职务。这一发展将为该国的民族和解进程带来新的希望。拉德苏呼吁各方抓住此次机遇,展现推进和平进程的真实决心。

拉德苏副秘书长10日在安理会发表讲话指出,联合国维和行动和特派团中的警察部门正在根据东道国的情况和需求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尤其是在促进维持和平、冲突后建设和平、恢复安全和法治、协助奠定发展的基础、改革、重组和发展东道国的警务和为其他执法机构提供支助等方面。下一步,联合国警察应在保护平民、提高性别敏感意识、能力建设和发展、安全与安保以及行为和纪律方面进一步加强行动。

拉德苏指出:“经过多年的努力,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刚果民主共和国、东帝汶、海地和其他冲突后国家取得了不可否认的和持续的进步,但这些国家的机构仍然非常脆弱。”

拉德苏说:“目前最迫切的问题是南、北苏丹之间的关系,去年南、北苏丹决定分离,成为两个国家,但他们仍不得不生活在一起,因为他们无法改变地理位置,也无法改变现实,他们必须解决许多共同的问题。”

拉德苏表示,在南苏丹和平过渡过程中,三方面的工作至关重要。首先是组建民族团结过渡政府并采取必要的过渡安全安排。第二方面是反对派安全部队人员返回朱巴的程序应当能够得到顺利完成,使联合快速行动中心能够投入运营。做好这方面的安排将能够使该国首都安全人员的活动得到保障。最后就是建立联合警察机构。这项工作应该在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和国际伙伴的支持下得到完成。

拉德苏说,“就保护平民的行动而言,我们在实地面临的各种挑战目前极其艰巨。以南苏丹为例,联合国保护平民营地持续遭到攻击,由此给维和警察提出了重大要求。必须加强保护行动,帮助建立保护性的环境,并发挥专业技能,与维和行动中的军事及文职人员密切协调、相辅相成。同时,提高警务工作的性别敏感性将提高联合国警察的行动效力,特别是有助于增加处于风险中的妇女和儿童获得司法救助的机会,并通过接触弱势群体改善信息收集和分析工作。目前,联合国警察中的女性数量约占20%,与潘基文秘书长设定的目标基本保持一致;然而,在维和行动的建制警察部队(Formed Police Unit)中,女性警官仅占7%,因此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提高性别平衡……”

拉德苏强调,过渡进程很难做到平稳的线性进步,例如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在过去12年中,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任务、规模、组成和结构在不断地根据该国变化的政治和安全局势而变化。

拉德苏指出,南、北苏丹之间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边境的划分、石油收入的分配、相互之间指控为对方境内的武装团体提供支持、以及难民、内部流离失所者等人道主义问题。

拉德苏表示,南苏丹的安全局势十分严峻。执政党“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与反对派武装在该国若干地区仍时有交火。同时,南苏丹政府持续对联合国特派团和人道主义伙伴的工作人员的行动施加限制,并严重阻碍了联合国维和人员行使各自的职责。他敦促安理会向冲突双方施加压力,确保联合国和人道援助工作者能够不受限制地自由行动并履行各自的授权职责。

在谈及能力建设问题时,拉德苏指出,联合国警察部门确实面临诸多挑战和限制,迫切需要配备适当资源;警察派遣国应提供有技能和经验的专业警察人员来高质量地完成联合国特派团的任务。同时,他谴责所有针对联合国维和人员的暴力行为,强调必须将发动此类袭击的人绳之以法,重申东道国政府必须履行相关责任,确保联合国系统组织部署的人员的安全和保障。此外,拉德苏强调,安理会于今年3月通过的第2272号决议重申了维和人员的行为得当和严守纪律对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信誉至关重要,强调必须对性剥削和性虐待行为采取零容忍政策,并敦促警察派遣国采取预防行动,包括在部署前和执行任务期间进行培训,同时确保全面追究涉案人员的责任。

此外,在撤出维和部队的过程中,必须警惕当地可能出现的焦虑气氛以及部队撤出本身有可能造成的不稳定。撤出计划必须与当事国协商制定与执行,并在军事部分撤出后保留民事部分。

拉德苏表示,南、北苏丹之间的紧张状态超越一定限度的可能性一直存在,国际社会应当对此保持“相当的注意力”。

拉德苏还表示,南苏丹的人道局势持续恶化。超过2年的冲突和经济恶化导致该国超过半数的人口需要人道援助。他指出,目前该国的人道应对机制已然用尽,生存是当前巨大的挑战。同时,平民仍然系统性地成为攻击的目标,人权受到严重侵犯,生计遭到巨大破坏。拉德苏呼吁安理会敦促所有冲突方立即履行其在国际人道主义法和人权法下所承担的义务。

拉德苏在通报中指出,潘基文秘书长将在未来几天提交一份全新的报告,阐述警务工作作为维持和平和冲突后建设和平工作的组成部分所起到的作用,分析联合国维和行动和政治特派团警察部门目前面临的具体挑战,并就警察部门如何以最佳方式进一步协助完成特派团的任务提出相关建议。

联合国在刚果的维和行动在目前正在进行的16个维和行动中的规模位居第二,拉德苏表示,尽管面临诸多困难与挑战,但联刚稳定团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在刚果于去年9月顺利举行大选后,下一步的工作是确保今年举行的省级选举更加完善。

拉德苏指出,南苏丹的和平进程非常脆弱,需要在国家、地区和国际所有层面上进行协调和持续的努力。他呼吁安理会、东非政府间发展组织和非盟和平安全理事会等国际和地区组织共同合作,为南苏丹脆弱的和平进程提供必要的支持。

谈到索马里,拉德苏表示,青年党被赶出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为促进该国的和平进程提供了一个机遇,非盟正在以积极的姿态寻求在联合国的支持下对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进行扩充,而这一点有待于安理会的授权。

本文由国际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维和行动是帮助冲突后社会实现稳定的政治工具